老乡卖给八路军学生8万元两个葡萄 他卖了730万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10-03 13:36

1942年9月,延安杜甫川的自然科学院准备停课一周,让学生出去“搞生产”,因为冬天快到了,学校里的木炭钱还没谈妥。26岁的医学培训班学生马星辉接到通知后在脑子里念了一遍。除了他实习过的甘谷驿军站医院,他在延安几乎没有熟人,看来只能找他们“搞生产”了。

1942年,边区发起了轰轰烈烈的大规模生产运动

算了算自己的想法,找了个商业公司,借了6万块的法币,再加上自己的2万块,一共8万块的法币。这都是他的资本,这笔钱可以买3斤当时的猪肉。马星辉的想法比实力简单。猪肉在军站医院肯定买不起,但是盐是必须的,所以他用8万买了100斤盐就上路了。

马星辉把一百斤重担压在肩上,就感觉到了压力。走了不到两个小时,肩膀都磨破了,脚也磨破了,衣服都湿透了。一步步搬到车站医院的时候,天已经快黑了。但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军站医院的熟人给了他一个冷水:这里的盐比延安的还自制,会买你的?

那一刻,马星辉想哭。经过一整天的努力,水漂不会说出来,但他也会赔钱。两个肩膀都疼得发烫,可我的心更疼了,整个小我都昏了过去。当医院的负责人和医生看到一个大学生长这样的时候,他们都感到非常抱歉。大家决定按成本价买马星辉的盐。马星辉还有8万,但是他激动不起来。“搞生产”的任务还没有完成。接下来该去哪里?

有人建议他去延川碰碰运气,但马星辉别无选择。第二天一早,他连饭都没吃,就匆匆出门了。没走多远就遇到一个两个包袱的农民。样子就尴尬多了。马星辉想到他还在酸痛,忍不住同情地审视他。农夫看到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,就审视自己,放下包袱,带着他去投诉。

原来农民是延长县人,家里种葡萄,今天要去延安卖。这两个包袱本来是放在驴身上的,但是驴半路吃了一惊,跑了。伯夷去追驴,农民们只好自己挑担子去延安。但是我从来没有挑过这么重的担子。看到离延安很远,摘不了,怕葡萄烂掉。听说马星辉从医院出来,老家让他帮忙把葡萄卖到医院。

马星辉听了,脱口而出:八路军医院怎么买得起葡萄?他们花8万买了我的盐,大家一起做。马星辉听说自己有8万块钱,老乡求他把葡萄拿下来。马星辉觉得很遗憾。他给了老乡8万块钱,摘下了两颗葡萄。

中午,马星辉走了三十多里路,已经是战战兢兢,筋疲力尽了。这两个葡萄比之前的盐还重,重130斤。马星辉走了三里路,几乎要休息一会儿,所以一直熬到现在。就在我没有任何想法的时候,突然几个人来到了沟边,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人。他看了看葡萄,问马星辉:“这葡萄是卖的吗?”